下一个获批的DMD新药,还远吗?

发布时间:2019-08-29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
字号:
下一个获批的DMD新药,还远吗?

 

从 Biomarin公司的新药Kyndrisa被拒开始,到其竞争公司Sarepta的同类型药物eteplirsen在争议声中获批,期间出现了种种戏剧化的转折。

 

让健点子iHealth带你一起回顾DMD新型药物开发领域都发生了那些值得关注的事情吧!

 

1. 外显子51跳跃药物Drisapersen

 

DMD药物在2016年可谓是开局不利。1月14日,Biomarin公司就收到了FDA的拒信,其收购荷兰公司获得的DMD药物Kyndrisa,通用名为drisapersen的新药申请被拒绝。

早在2014年10月,这种反义寡核苷酸drisapersen就获得了FDA的快速通道资格。

 

Drisapersen通过诱导人类肌营养不良蛋白前mRNA的外显子51的跳跃,导致更多的肌营养不良蛋白的生产。

 

据MedScape介绍,来自25个国家的300多名患者参加了drisapersen试验,结果不一。虽然几个2期试验给出了有希望的结果,48周安慰剂对照试验未能显示出显著的益处。

 

研发此药的荷兰公司Prosensa公司在2014年被Biomarin以8.4亿美元收购。

 

FDA认为已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此药的有效性。虽然Biomarin公司表示,对于进行中的研究将会继续,不会叫停相关研究。但是好景不长,五月底,Biomarin就宣布撤销EMA的上市申请。但是公司表示会继续优化开发新的寡核苷酸DMD药物。

 

2. Ataluren

 

另一个开发DMD药物的公司PTC疗法 (PTC Therapeutics)在2016年也没有遇到好运气。

 

 

其DMD药物Ataluren的两个实验在患者身上没有体现应有的药效,相继宣告失败,使得FDA对其药效产生了质疑,从而在2016年2月决定拒绝该药物的新药申请。

 

Ataluren是一个终止子跳跃药物,2014年已经得到了欧盟医药局EMA的批准,并且在欧盟的多个国家上市。

 

2016年10月,PTC疗法就FDA的拒绝信提起上诉,但是依旧遭到了FDA的无情拒绝。

 

3.Eteplirsen (Exondys 51)

 

这是获得FDA批准的第一个DMD新药。而在2016年初,由Sarepta疗法公司研制的eteplirsen也并不好过。下一个获批的DMD新药,还远吗?

5月份,FDA原定的审查结果姗姗来迟,并没有如期出现。此时DMD药物的研发已经遭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,于是,DMD患者组织, PPMD终于坐不住了。PPMD向FDA提交了一封信件,督促FDA加快对DMD药物的审查进度。

 

时任FDA药品审评中心和战略研究项目办公室主任, Theresa Mullin认为回复这样的信件是对FDA资源的极大浪费。

 

不知是迫于舆论的压力还是因为DMD药物过于缺乏,9月19日,FDA还是批准了eteplirsen,上市名Exondys 51, 这也成为了第一个获得FDA批准的DMD药物。

 

像前面的drisapersen一样,eteplirsen是根据dystrophin的51号外显子设计的外显子跳跃药物,预计能对13%的DMD患者有用。该药的III期临床试验只涉及12名患者,并且患者给药时间短。因而,该药临床样品过小,长期安全性还尚未明确。

 

无论外界争议如何,eteplirsen获批还是使得Sarepta的股价翻了一倍不止。而且,获批后,许多医保公司都纷纷做出了程度不同的覆盖方案。公司表示,三个月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500万美元的可喜成绩

 

Sarepta随后又和Summit公司合作,获得了其utrophin调控药物在欧洲,土耳其和独联体治疗DMD的独家专利权。Utrophin能在一定程度上面代替dystrophin的功能,帮助DMD的治疗效果。

 

4. 地夫考特

 

去年8月,美国FDA接受了马拉松制药(Marathon Pharma)提交的地夫可特治疗DMD的新药申请。

 

这个药已经被授予用于治疗DMD患者的罕见药和获得了快速通道审评资格。如果不出意外,审评结果将在6-8个月宣布。

 

地夫可特是一种泼尼松龙。虽然在美国从未被批准,地夫可特在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国家被广泛处方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